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帝若安
女帝若安

女帝若安 宥宥马 著

连载中 太后陆

更新时间:2020-05-08 05:26:48
《女帝若安》由网络作家宥宥马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太后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古今结合的时代背景下(君主制度统治下的现代社会)所发生的女帝养成故事。正如封皮所示:身着汉服却戴着眼镜,手拿平板电脑不知看着什么新闻的女帝。(不是搞笑文)有点类似韩剧《我的野蛮王妃》(宫)的时代背景设定。掺杂了一些武侠小说的江湖背景元素(不过没有练绝世武功之类的桥段)不能接受这种设定的亲慎入非穿越,非历史文,权谋宫斗不多。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前太卜令涉嫌欺诈移交司法查办,”刘淮突然寓意深远地对禹幼言说,“如今太卜令一职空缺,朕看大巫的侄女似乎懂得占卜通灵之数,想带她回汉宫担任太卜令一职,不知大巫意下如何?”

禹幼言只觉得心下一颤,瞬间就会意了皇帝意图。恐怕回宫任职是假,用侄女的自由来掌控自己的行踪是真。皇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她,是怕她又一声不吭销声匿迹,才提出这样的请求。

“可是湾湾她年纪还小……”

“无妨!”刘斩钉截铁地打断禹幼言,“朕给她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成长!”

禹幼言想了想,皇帝必然是盘算好了才提这种要求的,只怕她不同意也没用。也好,让侄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长长见识,她才会真的成长起来。于是伏在地上叩头谢恩。

刘淮见完禹幼言,行踪已被南蚩的国王段云霄所洞察,他搞不清楚刘淮神神秘秘地跑到玉邑是什么目的,强装出盛情款款的样子请刘淮在南蚩呆了一个礼拜,还把嫁给南蚩商人的伏阳公主夫妇接到王府和刘淮团聚。

这伏阳公主是刘淮最小的妹妹,在南蚩游历时遇见了心上人,于是便走到了一起。

各大媒体大肆报导了两国国君如何友好往来,如何建交更加友好的贸易往来等等。

刘若安带着唐施二人在公主府同吃同住,每天学也不用上,驾个马车到处走,不是吃就是睡,公主府的游泳馆,电影院和K歌房几乎每天都有她们的身影,玩腻了,找家丞安排一部车,到帝都长洛的大街上去逛到天黑才回来,日子过得混沌得令人发指。

这天一早,三个人还在熟睡中,夏明嫣匆匆忙忙地跑来敲门。

“殿下!殿下快醒醒!”

刘若安捂着耳朵皱个眉头在床上装死,夏明嫣在门外急的一直敲一直敲,最后三个人烦的不行,只好以猜拳的方式来决定谁去给夏明嫣开门,于是,输了的施若云非常不情愿地打开了房门。

“明嫣姐,大清早地,什么事那么急?”施若云一脸困意地看着夏明嫣问。

夏明嫣进了屋,朝着刘若安微微欠身,道,“殿下,皇帝陛下于昨天傍晚已经返回汉宫,今天是农历初一,按例,所有皇室子孙都要到太后的祥宁宫去参加皇家内集!”

刘若安揉揉眼睛,懒洋洋地侧过身来面对着夏明嫣,问,“哦,什么时候去?”

“现在!”

“你是在逗我吗?”刘若安睡眼惺忪地扭过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哀嚎一声,“现在是凌晨四点钟啊!”

“是的,没错!”夏明嫣一边说着一边给刘若安拿衣服,“所有人在五点半以前抵达祥宁宫!和太后一起做早课!”

“早课?”

“嗯!太后是虔诚的佛教徒,平日里都吃素,每逢初一十五,凡是皇室子孙都会到祥宁宫吃一整天的素食,所有人早晨五点半开始做早课,然后用早斋!接着是出坡、授课、午斋、午休等安排,用过晚膳后,集体到虚空殿抄经静心,于虚空殿内的禅房就寝,次日离开,如果有事不能参加,要提前报备!”

“有没有搞错啊!”刘若安烦躁不安地坐起来抱怨道,“信仰和修行讲究的是随缘不强求,这是谁规定的呀?”

“殿下请慎言!”夏明嫣连忙制止,“没有人规定要这么做,是大家自愿参与的!”

刘若安几近崩溃地倒回床上,道:“那你就说我身体抱恙吧!我困死了!让我再睡会儿!”

“殿下,今天是您正式入宫,也是正式与所有皇室成员相见的一天,您不出现的话……怕是不妥!”

“可是我真的好困好困啊!”

梁乔伊匆匆来报:“殿下,宣室殿刚刚传来皇帝陛下的口谕:四点半派人来接您,请您尽快准备!”

刘若安抓狂地用被子裹住脑袋,瓮声瓮气地骂了句:“啊啊啊啊啊!是不是亲爹呀?”

半个小时后,刘若安梳洗完毕,穿戴整齐地坐着刘淮派来的步辇顺利来到宣室殿书房。

皇帝从回宫就一直在书房批示奏疏。

刘若安呵欠连天地走进书房,很自然地对着刘淮说了句:“爸,早!”然后一头倒在旁边的沙发里继续睡。

刘淮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低头批奏疏。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因此,刘若安做出任何怪异的举动,他都十分淡定。

刘若安眯了几十秒钟,似乎想起来点什么,“噌”地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整了整衣服,扶了扶发饰,走到刘淮桌前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刘淮依旧眼皮也不抬一下,“住的可还习惯?”

“还好!”刘若安答,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刘淮扫了她一眼,“中午可以午睡一下,等朕批完这两条,我们就去祥宁宫!”

刘若安点了点头。

去往祥宁宫的路上,刘若安依旧困意不减,她也顾不得仪态形象,直接靠着步辇睡得口水直流。突然,步辇辇到石头剧烈地晃了一下,她只觉头部一阵剧痛袭来,顿时瞌睡醒了一半。

刘淮一路闭目养神,听见她醒了,开口道,“知道为什么让你来那么早吗?”

刘若安揉着额头想了想,答,“是去给太后请安么?”

刘淮点点头,“本来回宫第一天就该拜见太后的,只是朕临时有事,无暇分身,让你独自面见太后也不太妥当,因此,一直宣称你初到长洛水土不服又染了风寒,最近好些了,便第一时间来向太后请安!”

“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说!”刘若安笑眯眯地看着他,“我看新闻说您去南蚩了!您怎么不带上我一起啊?我可想去南蚩了,本打算毕业旅行就去南蚩呢!”

“朕又不是去玩!”

“还说不是玩!”刘若安大叫起来,“南蚩王每天带着你这里逛那里逛,这里吃那里吃的,新闻上都有报导的!”

刘淮黑着个脸没再搭理她。她又怎么会明白自己被南蚩王死缠烂打留在南蚩一个礼拜的痛苦呢?吃也吃不惯,玉邑的蚊子有半个手掌大,每天的菜都是些奇奇怪怪的虫子,要不是南蚩王津津有味地跟他一起吃,他甚至都怀疑这是不是当地人在整他,当地人说话听也听不懂,他实在不好驳南蚩王的面子,不然早就想回来了。

刘淮和刘若安到了祥宁宫,侍女照例带二人换上了专门缝制的黄色禅衣,二人见到陆太后的时候,她正在修剪盆栽。

陆太后现年六十五岁,神采奕奕,目光清明透亮,黑如星辰,皮肤也十分细滑,看起来只像五十出头。

刘若安呆呆地看着气度不凡的陆太后,刘淮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提醒她,她这才匆忙跪下给太后磕头行礼:

“若安参见皇祖母!”

“好孩子,快起来让皇祖母看看!”

陆太后一把接住刘若安的手,面带微笑地说。

陆太后仔细的上下打量刘若安,“这孩子还是像皇帝多一些,她取了你和蓉馨的优点!瞧这小模样,生的清纯可人!”

几句话夸的刘若安有点不好意思,她笑道,“孙儿的样貌那都是皇祖母遗传的呀!因为皇祖母的基因好,父亲继承了皇祖母的优良基因,所以生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孙儿又继承了父亲的基因,才生得清纯可人呀!”

一席话把陆太后哄得乐得合不拢嘴,顺带把刘淮也给夸了一遍。刘淮一直担心她语出惊人,出言不逊,谁料到,她竟把太后哄得那么开心,倒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佩蓉!”陆太后叫了个名字,一个四十出头的侍女应声垂首走到陆太后跟前。

“去把哀家梳妆台上那个红色的锦盒拿来!”

侍女点头去取了锦盒来递给陆太后。

陆太后小心翼翼地打开精美的锦盒,里面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翡翠玉镯,成色十分漂亮罕见,一看便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刘淮脸上掠过一丝讶异,这是明帝送给妻子袁皇后的玉镯,作为历届皇后身份象征的物品一代一代传到陆太后这里,如今,她连皇后都没给,看她这意思,莫非是要送给刘若安?

果然,陆太后冲着刘若安招招手示意她到跟前,把锦盒交到她手上,“这是皇祖母给你的见面礼!”

刘淮惊呆了,虽然事先有心理准备,可是当疑惑变成现实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慌张。这要让皇后知道了,怕是要引起轩然大波。他又一想,既然是皇后身份象征的物品,太后又怎么会那么轻易拿来作为见面礼送给多年未见的孙女呢?想必这当中定有玄机!可是,皇后可不一定会猜测这当中有没有玄机,一旦皇后知道太后把‘绿凰’送给了刘若安,一定会觉得颜面尽失,因此而迁怒刘若安,到那个时候,后宫就没法太平了。此时此刻,他只盼刘若安能懂事地推脱说,那么珍贵的东西不能收下云云。

只见刘若安小心翼翼地捧起手镯仔细地看了看,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纯净剔透,娇艳欲滴。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真正的顶级翡翠,能够作为传世之宝的**硬玉。——绿凰,果然名不虚传!”

此言一出,刘淮都吓了一跳,莫非她还懂玉?

陆太后宠溺的目光变得有些意外而欣喜,“哦?你认得这只玉镯子?”

刘若安的气势突然弱下来:“曾经看珍宝鉴定的电视节目里听说过!”

随后,她露出为难的表情,“皇祖母,这镯子值十几个亿呢,您就这样送我了?”

“知道贵重就好好收着,可别摔了!”陆太后笑着对她说。

刘若安点点头,她听专题节目介绍过,绿凰是皇后身份的象征,太后把镯子送给她这样举动实在不合理。她脑洞大开,萌发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联想之后,还是猜不出太后的用意何在?可是,她决定淡然接受太后的礼物。

“母亲!”刘淮终于按耐不住了,“这个玉镯实在太贵重了,若安年纪还小,母亲把它送给若安,她若收藏不适,弄坏了可如何是好?”

刘若安本来还有些惶恐,听见刘淮突然来那么一句,心中顿时不服气了,她看了刘淮一眼,冷冷地地回了一句:“父皇放心!孩儿一定会好好收藏这个玉镯的!”说完又向陆太后深鞠一躬,“谢谢皇祖母赏赐!”

刘淮还欲出言制止,陆太后抢先一步开口堵住他的话,“瞧!孙儿都不怕,你怕什么?况且,哀家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的道理?”

刘淮表面上强装淡定,内心却着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太后向来行事沉稳,这一次的行事风格却实在让人看不懂,有着皇后身份象征的翡翠玉镯,被太后送给了一个跟皇帝离婚十五年的前妃的女儿,陆太后若是想以此来羞辱皇后也做得太过分了些,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做会给刘若安和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吗?陆太后瞥了一眼紧张而焦虑的皇帝,嘴角微微上扬,皇帝的那点心事早已被她看的透透的。

“去洗个手,喝口水,准备开始早课吧!”太后对刘淮和刘若安说。

两人应声后一同离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