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斩妖大帝
斩妖大帝

斩妖大帝 白猪骑士 著

完结 阴森冉冉升起

更新时间:2020-07-19 05:54:49
主角叫阴森冉冉升起的小说是《斩妖大帝》,它的作者是白猪骑士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曾经的我以为自己会孤独一生,当我试着走下去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我的身边还有同伴。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河水推着独孤浪的身躯到了岸边,冲到了水流能够到达的地方,腰间震动的葫芦恢复了平静,光滑的葫芦上出现了几条蛇影,不断挣扎,印记由深变浅,直到最后消散在葫芦上面,葫芦恢复了原样,挂在独孤浪的身边,这一切,昏迷的独孤浪一概不知道。

脑海中不断撞击的光点,在独孤浪昏迷之后,渐渐融合在一起,光点显得比刚才要大上不少,漂浮在脑海中,迷蒙的脑海,光点随波逐流,时而远方,时而近处,时而飞速前进,时而又停在那里,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道光点停在了一处地方,扎根在那里,不再移动。

任凭前面狂风暴雨,翻天覆地,它都在那里,光点扎根之后,脑海中的震动,翻起来的巨浪,逐渐开始平静下来,巨大的浪潮降落,平缓,变成了淌洋不动的平静湖面。

所有陷入了平静之后,光点开始颤抖了一下,很轻的一下,没有引起一点波浪,淡淡的波纹开始泛起,那道光点开始动了,一幕幕陌生的情景从光点内照射出来,传入了这具身体,独孤浪沉寂的尸体微微有了动静,手指开始动弹一下,就一下。

不是错觉,也不是梦幻,独孤浪的手指,身体开始有了动静,随着脑海中那道光点颤动的同时,一起震动,十分有默契,仿佛相互间有了某种特定的联系,脑海中那道光点越发激烈,颤动,翻滚海浪,无形的能量从光点中心延伸出去,向外,向外,一直到了不知道的界限,依旧没有停下来。

突然,这道光点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咻的一下安静下来了,缓缓张开了它的中心,此时,外面的独孤浪身体不再颤抖,安静下来,双眼咻的一下睁开了,一道亮光从中激射出来,很快又暗淡下去,眼睛睁开后,与脑海中那点光点融合在一起,独孤浪感觉脑袋一阵疼痛,一些模糊的记忆逐渐清晰,不断冒出来。

“痛。”

独孤浪无法站起来,整个身体无法动弹,意识也无法感应到身躯的存在,只能看到周围的情景,明亮的天空,清新的空气,耳边还有滚滚的水流声,一波接一波击打他的身躯,他知道他安全了,没有死去,只是他是如何活下来的,一概不知道。

脑海中不断冒出一幕幕情景,从出生到现在,再到刚刚经历的事情,逐一梳理一遍,接收完脑海中的信息之后,独孤浪发现了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他不再他原来的世界,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蛮荒一般的世界,到处充满着杀戮的气息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着一种无比凶猛恐怖的东西,在他的脑海中,他们唤作妖。

没错,就是妖,虽然他从未见过,都是道听途说,总之他来到了这个恐怖的世界,这里有着让人无比向往,震惊,渴望的力量,有着可以长久活下去的寿命,这里还有着各种所不懂的特殊能量,这个世界,是一个美好的世界,他是如此认为的。

“这次还真是遭罪了,来到这么一个地方,还牵涉进这样的阴谋里面,真不知道是喜还是悲,不过,既然我们融合在一起了,那我总不能看着你的亲人被白杀吧,放心吧,我独孤浪就是你,你就是我,你的仇,我独孤浪接下了。”独孤浪喃喃自语,这句话响起,脑海中出现了一道声音:“恩。”

虚弱的声音传出来之后,消散在独孤浪的脑海中,化作了无尽世界的一部分,独孤浪凝望着他远去的方向,望着天空中那片白色的云朵,再向他挥手,他努力举起了手,用力挥挥,告别远去的他,也告别远去的自己。

“走好。”

挥挥手,我送走了一片云彩,也送走了我的过往,你走好,我也走好。

不知道睡了多久,独孤浪才感受到身体有了些许力气,用力控制自己瘦小的身躯,伤口疼痛,手臂上伤口经过水流的侵蚀,已经烂了一些,疼痛不已,独孤浪双手扶在地面上,咬牙忍受那种疼痛,双手发力,伤口撕裂开,痛得独孤浪呲牙咧嘴,眼睛眯在一起,独孤浪没有松手,奋力提起身躯,强行向前爬去。

逐渐远离水流,他不能让自己的身躯继续躺在水中,继续下去,恐怕他不需要做什么,直接死去,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就此死去,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怎么能如此呢。

“呼呼。”

小小的身躯,不停挪动,恍如上了岸之后的黄鳝不断扭动身躯,让自己快速进入水中,独孤浪拖着身躯向前爬去,一步接一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到了一处树荫下,托起身躯,依靠在大树上,这才松了口气。

“呼呼,总算捡回一条命了。”

声音中有着重生的喜悦,还活着的庆幸,还有着深深的惋惜,休息够了的独孤浪,开始逐渐检查身躯,轻轻挥动手臂,放到眼前,伤口溃烂,模糊难看,独孤浪拔出身上的匕首,捡起来一块木块,咬在口中,对着伤口溃烂的地方一刀一刀切下去,那些溃烂的肉被挑出来,跌落地面,独孤浪眼睛都不眨一下,平静地挑,仿佛那只手臂是他的。

匕首挑弄了很久,终于把那些溃烂的血肉给清除了,独孤浪拔下了口中布满牙印的木块,撕下身上的衣服,单手艰难的包扎,这点功夫难不住他,很快包扎好了,伤口不再留下,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放好那只手臂,不让他乱动。

“终于是搞定了,这下子,麻烦没了大半,就是接下来有点难办了,那两个士兵死了,那个将军肯定会大怒,这里也就不安全了,只是现在的我已经不能继续前进了,必须要休息一天。”看到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口,瘦小的身躯,力量都不够大,一整天的逃命,已经是耗费了他太多的力量。

想要继续的前进,必须要恢复身躯,只是,这个有些麻烦了。

“不过,他们就算是知道了,也不可能那么快到达这里,我还有时间。”脑海中估算一下时间,独孤浪不再想那个问题了,一时三刻,自己还是安全的,不过,似乎那些人是在找什么东西?会是它吗?

独孤浪拿起腰间的葫芦,放到眼前仔细打量着,平平常常,安安静静躺在那里,和平时的葫芦没有什么异样,无论是从哪个方向看,都看不出来这个葫芦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

“会是这个葫芦吗?怎么看都觉得不像,会不会是那个将军搞错了,是另有其物,亦或者是那只是一个借口,一个他们杀戮的借口?”独孤浪脑海中不断猜测,对于那些人而言,人命是最不值钱的,死在他们手中的百姓没有几千也有几百,区区一百多人,杀了就杀了。

上面不可能找他们的麻烦,再说了,想要找也找不到他们的身上,整个村庄无一幸免,通通灭绝,唯一逃掉的只有独孤浪一人,如今也快要不行了。

一个借口,满足他们的内心杀戮,这不是一个奇怪的事情,这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杀戮的世界,在这里每天都发生着杀人的事情,不是妖杀人,便是人杀人。

这些,他都深以为然,不觉得奇怪,杀那么点人,算得了什么,就他独孤浪,死在他手上的人命,少说也有几百人,而且很多都是凶神恶煞,十分虚伪的人,杀人,他从不会犹豫,也不会留手,因为他独孤浪是一个——杀手。

“不想这些了,葫芦就是葫芦,不管是不是它,既然在我身上,那就是我的了,谁都不要想着从我手上拿走,除非是我死了。”独孤浪心中如是道,再说了,那些人不找他,迟早有一天,他也会找上门去,好好讨教一番,让他们也承受一下那种痛苦。

痛极思痛,不经历同样的事情,他们是不会有感触的。

“哼,我独孤浪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杀。”

独孤浪缓缓闭上眼睛,眼睛只闭上一半,还有一半是睁开来了,手心始终没有离开过匕首,身体调整好,一旦发生危险,他都能够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尽所有可能保住Xing命。

缓缓进入了休息,呼吸变得平稳,而在独孤浪闭目养息的时候,另外一边,漆黑的房屋里面,闪烁着火光,一个身影坐立在上面,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面上的士兵,微微颔首道:“还没有回来吗?”

“将军,他们都消失不见了,那处村庄已经不见他们的踪影,说不定他们……。”

这病士兵猜测着,他们再次前去那个地方,却不见任何人的踪影,也许他们遭遇了什么不测,当然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便是……。

“哼,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就不要妄下定论,你去派几个人去那边寻找,找到了人,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属下知道。”

“下去吧。”

“是。”

士兵下去了,那个将军怔怔出神,嘴角微微阙起,冷笑道:“死了吗?我倒是看看是谁胆敢杀我的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