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嫡女天师
重生之嫡女天师

重生之嫡女天师 幻蓝纱雪 著

完结 小翠侯府

更新时间:2020-07-01 19:10:20
《重生之嫡女天师》作者:幻蓝纱雪,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小翠侯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重生醒来,摇身变成侯府嫡女。神秘师父访友访进了天牢,渣男王爷要强娶,还要带着她恶毒继母生的极品小妹?姐不发威,都当咱是病猫了不成!阴阳眼傍身,没事收拾收拾渣男渣女,有事帮那些冤鬼处理处理杂事。内个天师大人,你能不能不这么傲娇?什么,天师不能够谈恋爱?毛线!你不过来,姐可要过去了!——---幻蓝纱雪欢迎大家加入:77420468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贱命?灵歌在心里冷笑,在高位者眼里他们不过是蝼蚁,甚至连个人都不算,但是凭什么?

“谢夫人开恩,若是无事的话奴婢们便先退下了,毕竟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若是我们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倒真是奴婢们的错了。”灵歌拉着丁香转身欲走,心里已是气愤难当。

“站住,你这话什么意思?一个小小的丫鬟都敢这么跟我说话,我倒是不知道李婆子的教导竟疏忽到这般程度了。”安氏凌厉的目光瞪向灵歌,原本她也不过是想找茬让灵歌吃些苦头,然后借此机会让她当个她计划里的替死鬼而已。

“贱婢,不得无礼,还不给夫人跪下道歉!”李婆子表情惊变,讪讪的笑了一下便一脸严肃的走到灵歌身边掐了她胳膊一下。

灵歌开始在心里骂她祖宗十八代了,这都是一群疯子吗?怎么都要让她跪下?

“别忘了若我是贱婢的话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夫人,我话里的意思您这么聪明应是清楚的。本来不该听的话奴婢是不该听的,但侯爷上次在水琼院说的清清楚楚,您现应是被禁足的,又怎么平白的出现在这里为难一个贱婢呢?”

灵歌不卑不亢的说道,手紧紧的攥住欲开口说话的丁香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丁香见在场的人都因灵歌这句话变了脸色在心里叹了口气,灵歌这是走了一步险棋。

即使侯爷对安氏下了禁足的命令,但侯爷白日几乎都不在府里,安氏是当家主母,又有谁敢在侯爷面前嚼舌根说这些?

“你……哼,我倒真是小看你了。殷道长,你方才说她命硬,我看倒真是高估她了,我却觉得她活不过今日。”安氏起了杀心。

安氏话音一落,丁香身子便是一震。而站在安氏身旁的那些人有的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灵歌,但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李婆子更是做好了准备准备安氏一个指令便冲上前把灵歌压制住。

“夫人,这个小姑娘现在是最合适的人选。”殷道长没有为灵歌求情,只是说了一句实话,安氏沉默着没有说话。

“且都散了吧,灵歌留下。”都说女人变脸跟翻书一样快,安氏听到殷道长如是说脸上的怒气就像是冰雪一般消融。转眼间,安氏就像是没什么精神似的挥了挥手,红云便带着其他人退了出去,只余下殷道长、穆云语和那个圆脸小姑娘。

这个圆脸姑娘是穆云语的二妹,名叫穆云苓,是穆锦阳的一个侍妾所生,亲生母亲本应是姨娘的身份,穆锦阳却只给了她一个侍妾的名头。但她曾是安氏的陪嫁丫鬟,安氏嫁给穆锦阳之后她便成了穆锦阳的通房丫鬟,所以安氏对她倒还算不错,穆云苓也一直由安氏教养。

“云苓,你也先出去。”安氏看了一眼不愿走的丁香,对着穆云苓吩咐道。穆云苓不甘心的瞪了一眼灵歌,没敢反驳的走了出去。

“万事忍耐。”丁香小声说了一句,灵歌冲丁香点了点头,丁香也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灵歌,把你留下是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素心院一直都是不定的人换着打扫,但那样人员分配很麻烦,所以以后素心院的清扫和看护便都由你来负责。至于你要是想带上丁香的话也可以,但有一点要求,素心院的每个角落,包括墙边的那个小房间你都要打扫的干干净净,且你的活动范围只能在素心院。你的行李我会派人给你打包过去,吃食也每日都有人送过去,你觉得如何?”

安氏染了艳红的樱桃小嘴一启一合,吐出的话语却不给灵歌一丝反驳的机会。安氏现在是打定了主意要让灵歌去素心院,而灵歌知道若是她不答应的话极有可能便走不出这个院子。想到丁香走前嘱咐的那句万事忍耐,灵歌点了点头。

“早这么听话多好,白费了本夫人这么多口舌。好了,快些回去收拾行李吧,收拾好了便搬过去吧。”安氏满意的点了点头,难得的露出笑齿,仿似灵歌之前惹她发怒的事情从没发生过一般。

“谢夫人。”灵歌把怒气压下去,但也有几丝庆幸。她何尝猜不到安氏的想法,不过是借着她命硬的说法让她去镇住素心院里的妖魔鬼怪。但何来命硬一说?三明还曾跟灵歌说过她是大富大贵的命格呢。

但安氏这个决定对灵歌来说也不是坏事,她本来就不怕鬼魂,从小到大见惯了她倒是觉得鬼比人好相处。

“殷道长,别来无恙,你还是这么会煽动人心。”灵歌和殷道长被安氏给请了出来,就在往外走时,灵歌轻声对殷道长说道。

“果真是你,若是夫人和侯爷知道一个小小的丫鬟竟是江湖上有名的阴阳师三明的徒弟,你猜他们会如何处置你?”殷道长心里一颤,之前他便觉得灵歌眼熟,直至后来他才想起灵歌的身份,所以才要选定灵歌当这个去素心院的人。

“我大可以报上我师父的名号,说是来给侯府收复恶灵,即使被处置了我还有师父来救我。但道长呢?你在身上养小鬼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那可不好吧?”灵歌看着殷道长肩头长得越来越标致阴气越来越重的小鬼说道,只见他小鬼听完目光阴郁的看着他,青紫的脸色活像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一般可怖。

“哼,果真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本道长不管你来侯府是什么目的,以后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你若敢挡了我的发财路我有你好看!”殷道长身子一颤,偏头看了看肩头的小鬼,虚张声势的说了一句便快步走开了。

灵歌看着殷道长脚步匆匆的走了,背后的小鬼还骗过头来看了灵歌一眼,邪魅的笑容露出整齐的牙齿,牙齿上却带着鲜红的血迹,甚是瘆人。

灵歌并不是第一次见殷道长,说来也巧,殷道长曾出现在灵歌和三明居住的村子里。那日三明被请去一个稍富裕的农家超度亡灵,死者是老农的儿子,去的时候殷道长已经在做法事。但灵歌却分明看到死者飘荡在半空中目光阴狠的看着自己的遗孀,始终都没有离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