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独爱王的霸道小妾
独爱王的霸道小妾

独爱王的霸道小妾 月神星 著

完结 宝贵彭彭

更新时间:2020-05-08 05:47:38
主角叫宝贵彭彭的小说是《独爱王的霸道小妾》,它的作者是月神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成为天朝国被休弃折磨至死的丑颜弃后更可悲的是她穿越后还带着这具身体零零散散的记忆。媚眼如丝,玲珑玉足染血带笑,伤了他心爱的女子,死牢中,她笑颜如花。她曾是他最不屑一顾的小皇后,等到誓要夺取时,她已经成为他皇弟的小妾初见死牢中,染血的罗裳退至脚跟,黑暗中,看不清楚彼此的面容,唯有对望的黑眸泛着同样冷冽的光泽。冷宫中,眉目染血,身躯单薄的若同一片秋叶。苍白的唇微颤,“想要你的东西,可以,救我。”男子冷冽的眼眸泛着诡异的绿色,薄唇抿成一字,大手毫无留情的握紧女子的细嫩的脖颈,“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敢威胁我。”遇上你时,你眉目弯弯,轻易让我相信,我上辈子招惹过你。愿一生只为一人,你低头敛眸间的温柔是我终生追寻的残梦……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各位大人,可以给我一杯水么?”淡淡的声音依旧轻柔温软,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那软软的嗓音霎时惊醒了李斯,手中的马鞭落地,突兀的声响引的刘老等人眉目微蹙。

“还不快去倒水。”刘老闷声说道,语气不太好,似乎带着被打扰的淡淡怒意。

李斯心下一惊,却是不敢忤逆,慌忙拾起马鞭,整个人背过身子,从刘老等人身边走过时似乎还听见几人带着猥琐的交谈,那香气似乎淡了下去,鼻尖萦绕的竟是那深浓的白酒味,刺鼻且呛辣。

大手微微捏紧,稳了稳莫名慌乱的心神,幸好另一边桌上的热茶并没有被他们浪费掉,不再滚烫,这淡淡的暖意却依旧让他觉得温暖,顿了片刻,用衣袖小心翼翼的擦了擦杯子,再从墙角的位置拿出一点茶叶,炙热的开水有了淡淡的茶香味,再望刘老等人,依旧谈论着哪家女子的容颜和姿态,形态放肆,倒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不过是些不值钱的茶叶,她锦衣玉食,会喜欢么,端起茶杯的动作愕然僵硬了起来,为自己一时间冲动的举止慌了心神。

“倒个茶也扭扭捏捏的,还不快点。”一旁原本谈笑的刘老见李斯端着茶杯愣在原地,不由得恶声训斥道。

“大人,再敬你一杯,这小子就是傻气。”一旁的狱卒讨好的说道。

流里流气的声响再次盖过了满室的冰凉。

李斯倒是被惊醒了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淡笑,把马鞭夹在胳肢窝里,双手捧着茶杯,那神态,仿若这杯茶极为重要一般,虽然不值钱,但是加点茶叶也好过白开水来的解渴。

脚似乎绊到了铁链,整个身子微微前倾,虽然没有摔倒,杯中满满的一杯茶已经洒了一半,铁链撞击的声音分外的刺耳,这里何时多了一根这么粗的铁链,李斯微微讶异,却在抬头的瞬间对上一双眼眸,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眸,绿如翡翠,冰冷,邪惘,肆虐,一张青色的诡异面具遮住了那脏污的面容,长发散开,一身黑色锦袍布满了鞭痕,偶有鲜血滴落,清脆的声响,瞬间隐入黑色的地板,却只是瞬间那双诡异的眼眸已经微微合上,头微微垂着,看似垂死之人,从骨子里透出的彻骨凉意以及莫大的压力却让李斯慌了神,连着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

“哈哈……大人,你瞧瞧李斯那奴才样,不过是个将死之人也怕成这番模样,刚才要扬言着要亲自立功。”众人一阵哄笑,把李斯的狼狈样奚落了一番。

原来他们要打的不是牢中的女子,而是这个人,他不是再右边的死牢么,今日怎么换了地。李斯讶异,心底却是莫名的松了口气。

“我看这厮是因为帮皇上的女人倒了一杯水急成这番模样。”刘老大笑。

李斯听不清楚他们讽刺的话语,耳中只闻得皇上的女人几个字,心中闷闷的,郁结的气息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嘴角苦涩的笑意似乎变得更加的深浓,眼眸带着几分苦恼的望着杯中剩余的小半杯茶,茶叶因着他颠簸的动作沾在杯沿上。正思索着要重新倒上一杯,捏在手里几乎要变形的杯子却在瞬间脱离了手,正要夺回,却被眼前那亮闪闪的锦衣刺痛了眸,上绣飞虎,大红,腰间明黄色的腰带,宝石同色为红,这样的装扮他未见过,却听得离城中除却皇上,唯有十皇子冷莫商和九皇子冷莫离方可束明黄腰带,配绝世宝石,无论是谁,都尊贵无比,只觉得头上一股莫名的压力,整个身子狼狈的跪倒在地,却见一旁刘老等人早已瘫软在地,眉目狰狞,怕是气息已绝,不过瞬间,李斯突然乱了心神。

死亡的气息在身旁萦绕,喉咙霎时变得干涩,手心被汗水浸透,他不想死,原来靠近死亡时竟是这般可怕。

“小嫂嫂是要喝水么,这粗茶怎么进的嫂嫂的口。”邪魅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漂亮的眉眼半眯着,似乎落在了一旁一身狼狈是伤的男子身上,却不过瞬间已移开目光,从容的捏起一旁的茶壶满上,微微催动内力,凉透的茶水盈盈热气萦绕。

李斯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他没有杀他么,死亡的害怕尚未完全褪去,竟然开始再次期待那柔柔的嗓调。

牢中并没有声音传来,莫商走近了几步,帘幔被微微挑开,李斯微微仰头,气息抿住,心狂乱不已,他甚至忘了他此刻的举动有多么的不容,掀开的帘幔伸出一只纤细的小手,食指纤细苍白,指甲剪的分外整齐,未染丹蔻。

“小嫂嫂最爱极致精美之物,一丝瑕疵也无法容忍,依本王看这茶怕是嫂嫂喝不习惯。”莫商淡笑,笑意不带一丝暖意,茶杯脱手落在地上,瓷质茶杯碎裂发出清脆的声响。

“小商,这般孩子气可怎么是好……”女子的声音似乎带着几分无奈,几分宠溺,几分疏离,慵懒且随意。

李斯心下一惊,原来是十皇子莫商,他来此又是为何……

希望亲们会喜欢……嘻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